2018年《每周共读》第三期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      作者:李敏      浏览次数:1983


中国好课堂应是什么样儿的?

冯恩洪

学校课程建设和教育质量的提高是需要有一个基点的。阿基米德有过这样一句名言,如果你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把整个地球撬起来。我们课程建设,教育质量提升的支点在哪里?我认为就是相信学生有潜能,以释放学生的潜能为己任的学校才有可能探索课程建设,关注质量提升。

我三进杜郎口中学听了19节课,我问崔其升校长一个问题,你释放了你的学生多少潜能?崔其升校长脱口而出,50%。我说剩下的50%你打算不打算释放?如何释放?崔校长说,这正是我需要你指点的。我说,崔校长你现在是两只手抓课堂变革,请崔校长把两只手分工,一只手继续抓课堂变革,另一只手抓课程建设。一个月后我邀请崔校长来做学术报告,我发现在他两个半小时的报告中,已经用一个小时的时间主讲课程建设了。

我在北京问十一学校李希贵校长,你取消了教学行政班的建制,让学生课内课外生动活泼地发展,你释放了学生潜能有多少?李希贵校长回答,70%。因此一个学校发展的基点就是相信学生有潜能,以释放学生的潜能为己任,这样的学校才是好学校。

走一步永远要想百步,当我们有大国经济、大国外交的时候,我们该不该想一想什么时候我们拥有大国文化?大国文化的核心是大国教育。

我们关注了提高升学率的教育,我们关注了有特色的教育,我要问,我们什么样的教育能够支撑中国大国教育的崛起?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这样的文化能够代表大国教育吗?提高一分干掉千人,这样的文化离大国教育有多远?

环境是教育的基础,课程是教育的重点,师资是教育的关键,文化是学校持续发展传承的基本保证,我们管教育、管学校,不就是管这四件事吗?

我们正在做的中国好课堂,第一个,成立研发中心;第二个,组建中国好课堂专家委员会;第三,世界五百强企业上海世贸集团对中国好课堂进行全程全面资金扶持,成立中国好课堂公益基金会;第四,预备推出中国好课堂公益网站。当然还有中国好课堂国际峰会。

中国的教育,中国的课堂,这样变革对还是不对?

中国好课堂的价值趋向

一节课应该怎么上?翻转课堂不光翻转时间,不仅仅是数码技术取代传统的粉笔黑板教科书的技术翻转,更本质是教育价值观的翻转。教育价值观翻转我们定位在尊重差异、控制合适、释放潜能、学会合作上。中国好课堂是用这样的价值观支撑起来的。

尊重差异

学校课堂是由三个要素组成的,教材、学生、老师。传统课堂是这三个要素,中国好课堂仍然离不开这三个要素,但是这三个要素的组合方法发生了变化。

在学校里有一个矛盾,教材是相同的,使用教材的人是千差万别的,因此中国一线的老师永远面对着两难的话题,按照教学进度讲学生听不懂,按照学生接受程度教,教学计划完不成。因此与其埋怨差异,不如尊重差异,善待差异,利用差异,优化差异。差异可以妨碍发展,差异也可以推进发展。

中国的实验性学校可以挑选适合教育的学生,而中国绝大多数学校不能挑选适合教育的学生的时候,我们能不能静下心来,一心一意地创造适合学生的教育?严格来说,创造适合学生的教育比挑选适合教育的学生意义更大。

但是我们细想,这个问题我们解决了吗?我到北京十五中学,北京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走进教学大楼,门厅里右侧是校史馆,校史馆门口一个易拉宝拉上的标题是“陈一(音)同学的传奇人生”。我当时的思维是没有学校为活人举行传奇展览的。所以我第一个问题就问,陈同学为什么去世的?结果校长笑了,告诉我他活着,等放学以后会下来见我的。我说一个中学敢为活着的在校高三学生举行传奇人生展览,这是史无前例的。校长说这是他本人的个性使然。

我看完了展览,觉得陈一同学不可复制。他高三的时候卖掉了自己收藏的五件文物,花204万买了一辆高级房车以车代步,可他不是富二代,她父母是在他考试的时候调到北京的公务员。但这个孩子有一个特点,从五岁的起跟他爷爷学习文物鉴定,到了北京如鱼得水,他购买了一座石佛像,经十位北京佛像专家鉴定是隋代佛像,他5万元买进的,当时的估价是60万人民币,陈同学很有风度,当场将石佛像捐赠给北京石佛造像博物馆。

一次陈同学到北大出版社购买一本文物鉴定的书,引起了一位长者的注意,这个长者就是书的作者。他一看,穿着中学生校服的小青年怎么买他的博士生都不买的书呀。这个长者就是北京大学历史与文物研究院的院长。他把这个孩子请到家里,两代人谈了四个小时,最后院长连夜奋笔疾书,写了封推荐信,说这是我从教50年之内遇到的罕见奇才,请北大破格录取。北大校长不能决定这件事,最后考试院说如果他达到一本投档线就允许破格录取,否则不能破格录取。

今天,这个孩子跟北京大学文物学院失之交臂,但我要问,这是这个孩子的损失还是我们中国教育的损失?我们应该反思的是,总分第一的学生不等于没有弱势智慧,总分倒数第一的学生不等于没有强势智慧,发现人的强势智慧,释放人的强势智慧,教育质量就能提升。

控制合适

标准是重要的,合适比标准更重要。我们买衣服要合适,买鞋要合适,教育目标的合适比穿衣买鞋的合适更重要。但是我们现在给有才能的学生合适的教育了吗?

一个月前我在中国地震重灾区云南省巧家县,面对临时板房里的教学我感慨万分,第一,老师们很不容易,第二,这样的课堂就在重复误人子弟的故事。这个学校2014年高考,数学全校平均分47.74分,但在课堂里瞄准的是150分的教学。

一个校长是干什么的?是研究学情,参考教材,决定该教什么、该怎么教的人,这叫国家教材的校本化实施。在全国,今天要提高教学质量,如果控制合适的问题解决了,释放的潜能将是巨大的。

释放潜能

相信学生有潜能吗?云南省昭通市是354万人口的地级市,372所学校。我在召开372所项目学校校长、副校长、教导主任的教学会议时,让我的徒弟牛卫国(音)上了一节课。我们选择了初二的语文教材《送东阳马生序》,降到初一上。牛老师的教法分四步,第一步读一读,第二步译一译,第三步背一背,第四步叫创意再现,也就是说《送东阳马生序》主题不变,表现形式全变。

大山深处的孩子,班是93个人的大班,他们能适应吗?我当时紧张了,但是五分钟以后各组展示,我释怀了。

第一组把《送东阳马生序》改写成三字经,第二组把它变化成三句半了,第三组用同学桌面上的圆珠笔临时做成一副快板,一面打快板的节奏一面朗诵新编《送东阳马生序》,第五组是一个数码游戏版的《送东阳马生序》,第六组是九个女生用流行歌曲的曲调唱出宋代的文章,第七组是变成雅句,第八组变成独幕剧。大山深处的孩子们也有潜能,请关注孩子们潜能的释放。

学会合作

李光耀先生一生为新加坡的教育做了两件了不得的事。其一是50年前他将80%人口是华人的新加坡的母语确定为英语,这让新加坡变成人力资源素质最优秀的国家之一;其二就是学会合作,新加坡是世界上最小的国家,500万人口的饮用水全部靠进口,飞机一起飞就侵犯他国领空,所以新加坡立国之本是什么?享受合作。享受合作是新加坡21世纪的立国之本。

当我们把学会合作、享受合作还视作教学技巧的时候,我们的认识什么时候能跟上这样的潮流?20年以后,新加坡学生会合作,中国学生不会合作,在同样的舞台上谁优谁劣呢?

中国好课堂必须解决的问题

中国好课堂不是天降奇兵,是从传统课堂当中演绎出来的。它的着眼点是传统课堂当中教材、教师、学生三要素的组合关系中的不合理之处。我一直要求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因为教育是行动的科学,复杂是没办法复制实施的。因此中国传统课堂发展的这100年当中,有很多的成绩,但是也掩盖了两个致命的问题:

第一个,传统课堂里人和书的关系

中国是文本化考试,不是去文本化评价,因此对教材老师、校长没有选择权。因此在一个省里,孩子们用的书是一样的,但是用同一本书的人是千差万别的。

以学生发展为本到底是以人为本,决定书怎么用,还是以书为中心,决定课怎么上?这是一个我们绕不开的问题。但是在本质上,中国的教育演绎今天,其占统治地位的仍是书本中心,而不是学生发展。

2010年我到云南做基线调研,我走进云南最好的高中,听高一的数学,七天之后在中越边境的一个农村高中也听高一的数学,这个农村高中比省城里最好的高中中考投档线有223分的差异,但是两个学校教的内容,教的进度,教的难点、重点、知识点居然都是一模一样的。我用“居然”是想引起重视,这在中国是比比皆是的现象。

1989年,我第一个尝试给有差异的学生以合适的发展目标。用我当时的原话叫一本教材三种进度。A进度,看知识总量三分之一,B进度,看知识总量15%C进度瞄准150分教学。最后出现了一个历史性的发展,我们减轻了学生负担,提高了教学质量,使这样一所农村中学实现了一本由40%93%的发展、从倒数第三名变成上海前三的发展。而且我把这个经验放到内蒙古包头二中,也实现了二本以上由19.6%72%的发展。这使我懂得重新认识人和书的关系,是书本中心还是学生发展为本的一个关键,这里是一座质量的富矿。

第二个,中国的课是怎么教的

第二个,中国的课怎么教的?我到过的11个省都在中国的西南地区,我吃惊地发现,中国的老师没有教学共同体,人和人之间是竞争关系,有竞争无合作,所以中国的老师是单干的,中国的学生从6岁到22岁是独学的。

因此,让学生学会合作要从建立教师教学共同体开始,没有合作共事的积极情感怎么能教出享受合作的学生?这个问题中国大部分地区没解决,所以中国好课堂的着眼点,是直面两个传统教学的弊端,绕道而行叫改良,化弊为利叫改革,叫革命。

什么是中国好课堂?

好课堂应该有三个要素(支点):第一个是有效预习,第二个是发现更好的问题,第三是建设学习共同体。

第一,有效预习。先有效预习,后有高效课堂。有效预习要解决什么问题?解决一般问题的前置,通过有效预习,学生增加了对新知识的了解。

第二,发现了对新知识的困惑,让学生带着对新知识的了解和对新知识的困惑走进课堂才有可能高效。剑桥大学教育学院的教授跟我说了一个观点,问题的质量决定着教学的质量。因此,我们说培养创新人才,创新人才的第一步,发现有价值的问题是创造能力的开端。

第三,建立学习共同体,让学生享受合作。一次我到大山深处的昭通,听了一堂课,下课以后我问孩子们,你们这样六个人一组学习多长时间了?他们说两年了,我问哪种形式好?他们集体说当然现在这种学习方法好。我说,给爷爷一个理由。第一个女孩说,我是在夸奖声中长大,现在合作学习了,同一个问题我还没入门,其他同学答案都出来了。合作以后我知道我在水田镇不是最聪明的,我学会了正确认识自己。第二个孩子是留守儿童,他说一个人做不出的题,不等于六个人做不出。六个人的智慧没有问题做不出,我现在算懂得众人拾柴火焰高。

一节好课应该怎么上?

一节好课应该由四大要素组成:问题是教学的起点,合作是能力的平台,展示是生成的关键,导学是教师的水平,因此课前的功夫是建设三个支点,课内的功夫是四个要素。

问题是教学的起点,提不出问题只有一个解释,从来没有进行过发现问题的实践,哪里有先有实践后有能力的?

我在海南省屯昌县向阳小学听了一节课,司马光砸缸的语文课就践行了这个思维。一个同学提了一个问题,小朋友掉到缸里,其他小朋友都慌了,司马光也是小朋友,为什么司马光没慌?结果把老师问住了。30秒钟以后他缓过神来,打开笔记本电脑的课件,你提你的问题我讲我的课,我不理你。下课后我问老师,你为什么不理学生?问题是教学的起点,谁让你问题归问题,教学归教学了?这个老师回答了我一句,我也不知道司马光为什么不慌。我告诉他,问题是教学的起点,鼓励学生质疑,没有一个老师不曾被学生问住的。我自己也有被学生问惨的经历。

我要说说展示,传统的课堂培养的只有书生意气,没有领袖风采。我在一个学校抄下来一首课堂展示歌:“我自信我最棒,聚焦点处来亮相。胸挺直头高昂,面带微笑喜洋洋。嘴里说心中想,脱稿不再看师长。一握拳一挥掌,肢体语言能帮忙。吐字清声洪亮,嗯啊口语别带上。演讲完忙退让,褒贬评价记心房。”这是有效展示的六个要素。训练的结果高于原生态的本能,所以展示是生成的关键。

我听过了那么多课,很难忘一些优秀老师的导学。

现在已经去世的孙为方(音)老师,给165位数学老师上数学展示课时,用汉语、日语、韩语、俄语、英语说了五遍“今天咱们学什么?”这就是老师用自己的博学多文来导学。

我听过一节地理课,预备铃响,老师走上黑板一句话都没说,徒手画出中国地图,惟妙惟肖,这是老师用自己的敬业爱岗在导学。我听了一节英语课,教一个单词,blue,蓝色。老师先教给学生第一个字面意义是蓝色。接着老师展示欧洲内墙装饰,蓝的底色,金的花环,告诉学生蓝色在欧洲是贵族的色彩。接着老师再展示欧洲上流社会的舞会,出席舞会的女士拖地长裙,非蓝即紫,强调蓝色是贵族的色彩。贵族虽衣食不愁,但所谓的“穷开心”贵族是无消享受的,因此引出blue的第二个解释是忧郁,继而引导学生思考欧洲的贵族喜欢蓝色,东方的贵族喜欢什么?学生集体回答黄色,老师问黄就是赤橙黄绿的一种吗?一个学生站起来,我们家对门的一个富二代,吃香的喝辣的看黄的,那个黄不是赤橙黄绿的黄,是淫秽色情的黄,老师再引导东西方文化有惊人相似,所以blue第一个是蓝色的,第二个是忧郁的,第三个是淫秽的,是色情的。我当时听了以后是有感而发,遇到这样的老师还需要死记硬背吗?这就是导学。

一节好课应怎么设计?

一节好课有五步流程:

第一步,激情导入。剑桥老师在辅导中小学老师继续教育的时候,有一句话是中国任何师范大学没有的,从预备铃到正式铃的两分钟,请老师调整自己的情绪状态,通过N次深呼吸来调整,实现带着智慧,带着激情走上讲台。这是导入的意识。

第二步,引导学生发现更好的问题。

第三步,导学路径的设置。

第四步,围绕老师的导学路径组内展示,组内交流,组际展示。

第五步,巩固,检测反馈。

走进中国好课堂呼唤三大要素,第一是教育理想,第二是道德良知,第三个是实验精神。我们曾讨论,未来教育家身上要有哪些特有的东西?第一个是坚守,第二个是创新,第三个是担当。呼唤中国好课堂我们要有一种责任,有一种担当。从厌倦课堂,走向享受课堂,让我们的生命因讲台而出彩,这需要呼唤教育理想、道德良知和实验精神。

 

 

 

 
 

走进爱知 | 网上咨询 | 校园新闻 | 德育园地 | 教学教研 | 科技创新 | 视频专区

西安爱知初级中学版权所有 @2007-2010 地址:西安市西七路239号 邮编:710003 电话:029-87210740
陕ICP备05000188号 技术支持:西安荣捷盛